2008年11月19日 星期三

老來多健忘

在他出世的時候,祖父當然已經老了,他生命中的祖父,不過是一個喜歡打麻將、練太極、澆花釣魚、愛提當年勇的普通老人。而他也沒有想過,會在十八歲的一個夏夜,與祖父的少年時光劈面相遇。

那晚,是一位親戚來通知,祖父的一位表妹去世了。在所有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之前,祖父已經霍然站起:「死了?怎麼會?怎麼會!」驀然覺得自己的失態,旋身回房。家人盡皆偷笑。於是那夜他便知道了,祖父與表妹青梅竹馬的童年,情竇初開的年少,他倆私奔六個月的石破天驚。到最後,他們還是被找回了。

表妹遠嫁,祖父仍然不得不接受指腹的姻緣。而這些,都已經是六十年前的事了。來人是請祖父參加葬禮的。第二天早上,父親想和祖父商量的時候,祖父卻已經練太極去了。

祖父的房門洞開,桌上薄薄一張紙,上面墨色淡淡的五個字:「老來多健忘」。

既然祖父已經健忘,那又何必幫他想起?父親便回絕了來人,從此家中不提此事。

祖父過世的時候他已上大學,主修中文,大二時在圖書館裡看白居易全集正看得興味盎然,突然,彷彿驚雷般的一瞬,他看到了祖父當年寫下的那句詩,而那句詩的全貌竟是:「老來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」

他僵在當場,沒想到竟然會是如此。原來祖父一直記得,六十歲的煙塵歲月抵不過初戀女子的一抹笑容,讓他在餘生的每一寸光陰裡深深銘記。

而愛情究竟是什麼,竟讓八十歲的老人仍然在剎那間動容,忘了時光的遠走,只以為是紅顏彈指老!應該是身為人父和家長的尊嚴,讓祖父不能明白表達自己的心意吧?

當祖父寫下那句詩的時候,他是多麼希望他的兒孫們能夠讀懂。今日,他終於懂得,可是都已經過去了。他只能在心內一遍遍唸著:「老來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」好像是唸給天上的祖父聽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偶作寄朗之】白居易

歷想為官日,無如刺史時。歡娛接賓客,飽暖及妻兒。
自到東都後,安閒更得宜。分司勝刺史,致仕勝分司。
何況園林下,欣然得朗之。仰名同舊識,為樂即新知。
有雪先相訪,無花不作期。斗醲幹釀酒,誇妙細吟詩。
裡巷千來往,都門五別離。岐分兩回首,書到一開眉。
葉落槐亭院,冰生竹閣池。雀羅誰問訊,鶴氅罷追隨。
身與心俱病,容將力共衰。老來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

0 回應:

張貼留言

 
本站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相同方式分享 2.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Join My Community at MyBloglog!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